快速发布采购 管理采购信息

携号转网的不断推进将给通信服务照成很大的困扰

时间:2019-4-16, 来源:互联网, 资讯类别:市场分析

导读:随着提速降费,携号转网的不断推进,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三家运营商都尽了心思还留住自己的老客户,吸引新客户。“宽带、手机、流量”三驾马车呈现疲态,手机终端销量下滑,导致自有渠道及合作代理商盈利水平下降,城市渠道发展疲软,市场日趋饱和。通信业正朝着运营商预期之外的方向快速发展。运营商在给社会生活带来巨大便利的同时也在不断拉紧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绳索。如果无法解除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绳索,运营商最终将会被自己打败。

在这样的背景下,经济发展迅速,拥有庞大人口基数的农村越来越成为必争之地。然而农村市场仍然存在着网点覆盖率低、标准化程度差、管理意识差、营销能力不足、代理商实力不足等问题,严重制约了农村市场拓展和客户维系。为解决中国电信农村渠道发展与管理方面的一系列问题,提高整体营销服务效能,必须重视和解决如下问题。

当下城市商圈厅和社区厅尚且存在渠道支撑不给力,帮扶不到位的情况,更何况是地域广阔、网点分散、交通不便的农村厅店。相比于城市渠道,农村信息闭塞,消费者教育缺乏,辨别能力弱,总是凭借对产品外观、其他消费者的口碑传播和现场人员的介绍等做出购买决策,缺乏理性的购买思考。针对农村的这种情况,需要有农村独特的运营方式。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对于农村渠道来说,这是一个无法回避,必须面对的现状。农村地域面积大、单位区域的客户容量较小,且消费力强的中青年少,老人和孩子多,客户的ARPU普遍较低,导致农村的厅往往客流量不足,办理业务量有限,这也是很多农村厅无法立足的关键症结。

通信服务收入面临的同比负增长压力越来越大

公开的数据显示,2019年1-2月,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2208亿元,同比增长1.9%,增速同比回落3个百分点,增速较上年末回落1.2个百分点。这里我们有必要展示去年同期和去年年末的增速,分别为4.9%和3.0%。

来自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下来,移网业务同比增长仅为0.6%。另外,2018年的业务收入增长量中,流量业务收入增量已经低于语音业务的减收量。

即便有短信业务收入正增长的拉动,但是总体上看,流量大马难以拉动的大车,作为小马的短信更不可能担负起拉动大车的重任。而且在整体收入份额占比中,语音的份额仅为13.7%,而流量的份额已经高达46.6%。

这样的对比,一方面说明了流量业务收入贡献严重不足,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语音业务减收已经远远超过了运营商的预期。

手机上网用户接近饱和且总体规模难以增长

2018年至今年2月末,我国的移动电话用户净增超过1.66亿户,移动宽带用户(3/4G用户)净增接近1.8亿户,然而这其中手机上网用户净增却仅有0.9亿户。其中的最小差距已经超过0.76亿户。

因为手机上网用户增长缓慢,手机上网用户渗透率也从2018年年初的82.3%下滑到80.1%。而且80.1%的手机上网用户渗透率已经是自2018年以来的最低点。

不断趋于稳定的手机上网用户或许已经说明真正的手机上网用户已经稳定。即便运营商还在不遗余力发展新增用户,但是其中的新身份证用户占比已经非常低。

流量+短信收入增量不足以覆盖语音业务减收量

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开的数据显示,2019年1-2月,移动互联网累计流量达163亿GB,同比增长136.1%;其中通过手机上网的流量达到162亿GB,同比增长141%,占移动互联网总流量的99.5%。2月当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DOU)达到6.1GB,同比增长132.3%。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全国固定电话主叫通话时长完成186亿分钟,同比下降20.4%。短信业务方面,2019年1-2月,全国移动短信业务同比增长17.3%,移动短信业务收入完成60.4亿元,同比增长5.3%。即便有流量和短信两个业务的增长,最终两者的业务收入增量都无法覆盖语音带来的业务减收量。

从业务量变化到收入变化,或许已经反映出运营商流量经营上的失误。为了追求流量增长而放任了OTT对语音的替代(运营商的语音业务没有同步降价营销就是变相逼迫用户选择OTT业务替代语音业务)。

从2018年以来语音业务大面积减收,以及2019年出现的移动业务同比负增长,都是一再证明运营商的战术甚至战略失误。

平衡流量激发与语音重耕早已刻不容缓

在内容资源上,运营商并不占据优势。为了加强与拥有内容资源的互联网公司的异业融合,运营商联合了BATJ等互联网大佬推出了以腾讯王卡、阿里宝卡、百度圣卡为代表的互联网定向不限量套餐。并以此为基础发展了真正的全面不限量流量卡。

然而,以腾讯王卡为例,虽然其有视频和游戏资源,但是其社交定位的微信语音功能对运营商的语音业务造成了巨大冲击。

对用户来说,不限流量满足其日常需求当然是首选。这无形中就促使了用户放弃对运营商语音业务的使用,即便微信的语音质量还有待提升。

相对于运营商收费的语音业务,微信的免费更划算(APP免费+流量免费,微信语音对流量的消耗相对于20G及以上的流量不限量套餐来说,体量小道忽略不计)。

虽然运营商最希望用户将流量消费在视频、图片等内容上,最不愿意看到用户大量使用微信等具有语音功能的APP,但是选择权在用户一边。为了解决这个矛盾,运营商一方面需要对用户流量的激发应该有所选择(需要从流量不限量向内容权益营销转变),另外一方面也要不断加大对语音的降价营销力度。语音业务收入占比已经降低到13.7%附近,而且总量已不足1800亿元,未来继续降低的空间有限,但是却出现了进一步稳定或者提升的空间。

微信的语音功能虽然强大,但是毕竟不能完全替代运营商的语音业务。平衡好流量和语音之间的增量收入变化,运营商才能更好地把握2019年的经营形势。

对运营商来说,2019年是各种开年不利。接下来的2019年能不能一改2018年不断势微的走向,平衡好语音与流量业务关系至关重要。虽然各种新业务增长较快,但是总体规模毕竟还不添称。


资讯分类
相关新闻
会员资讯